首页  »  人妻女友  »  狐狸精菊痒秘方续转载

陈医师被黎泳过了一道,心情真是说多沮丧有多沮丧。爲了亲自上门爲黎泳
治病,他在打电话前已经精心准备好几天,壮阳催精药沒少吃,可惜天意弄人,
竟被林剑捷径先登……赏菊不成,也只好灰熘熘地在家打几天飞机了事。
几个月过去了,医馆生意也一般。这天陈医师閑着沒事,黎泳的影子又在他
脑海裏不断盘旋起来。
突然,电话响了。
「你好!陈医师吗?我是你的病人,姓黎。」
当声音传到陈医师耳裏时,他整个人如遭电击似的弹了起来,电话都差点儿
掉地上了。
「啊……啊……啊,我-我-我是啊!黎小姐,你上次那病还-还-还沒好
吗?」。——陈医师满脸通红,激动到无法自已。
「哎呀!不是啦,是我一个朋友有点问题,想找您诊断一下。」——电话裏
的黎泳又羞又丑。
陈医师一听,胯下瞬间怒起的阴茎马上萎下。「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下午
有空,你们过来一下吧。」
放下电话,失望的陈医师便盘算着下午如何找个理由给黎泳复诊一下……
下午两点半,陈医师便听到敲门的声音。「请进。」
门一开,陈医师便震住了。
对于朝思暮想的黎泳,陈医师正眼不看一下,反倒是她身边的那女子,他却
叮了足足十秒有馀。
这女子比165cm黎泳还高了半个头,看上去有170cm的样子,典型
的东北美女,大眼睛眼角上挑,媚劲惊人,典型的电眼二奶相。但也是一副运动
员的劲爆身材,腰身更是比黎泳细不少,所以看上去更是波大臀圆。
「陈医师你好,这是我练竞技健美操的师妹胡玫。」
「您好!陈医师!请多关照!」胡玫爽朗得打了个招唿。陈医师吞了一大口
口水,才诺诺应声。
「胡小姐您好!请问你是有什麽不舒服?要先检查一下吗?」——陈医师一
想到「检查」两个字,手心都先出汗了。
站一旁的黎泳说话了:「我这师妹倒沒啥大碍,有问题的是她老公。」
「啊,不是吧!」陈医师都要快晕过去了。
「是啊,小胡才新婚不久,但她老公居然……哎哟,还是让她自己说吧。」
黎泳满脸绯红,不敢往下说了。
于是,胡玫就对陈医师慢慢道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胡玫今年二十四岁,是黎泳当年在体校裏的师妹。二十三岁退役做了一名健
身苑的健身操教练,由于身材相貌实在让无数男性痴迷沈醉,所以很快便让当散
打运动员的男朋友张勐毫无安全感可言。爲保稳妥计,还是赶快结婚爲妙。
就在前几天,他们进行了婚礼。婚礼过后当然便是洞房花烛夜,张勐和胡玫
首度行房。
由于家教甚严,胡玫也不敢在婚前乱来。几年来也不知拒绝张勐多少次软磨
硬泡的求欢。终于熬到这天,两位荷尔蒙都异常过剩的虎男狼女终于能开斋了。
过程还算顺利。张勐还沒爱抚几下,胡玫的阴门便大闸全开,淫液如洪水一
般涌出,直流得床单都湿透了。
张勐一见,二十多厘米长的粗炮再也等不及了。双手把胡玫一个翻身,让她
跪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巨龙便长驱直入。
看着胡玫健美雪白的超级美臀操她的穴,张勐可是都不知盼了多少年了。
由于是运动员,胡玫的处女膜也早在激烈的训练中破掉很久了,所以也沒落
红。因爲淫液实在够足,所以胡玫在张勐激烈的抽插下,在微疼过后,便很快进
入状态,爽劲一浪高似一浪,超狐媚的淫声呻吟还罢了,不时回头瞄一眼,那绝
淫的眼神直把张勐high得满脸通红,抽插的频率也越发快起来。
由于以前训练量大荷尔蒙分泌也足,胡玫也有自慰的经历,但沒想到真正的
性交是如此之爽烈。不到十几分锺,胡玫便感觉到史无前例的性高潮即将来临!
「快!老公!快!再快一点!」胡玫边说,边把身子压得更低,大屁股也擡
得更高,一双大腿也分到最开。
来了!胡玫感觉阴道一阵抽搐,又酸又涨,快感如海啸般渐进!
张勐此时更是双眼冒火,双手紧抓胡玫嫩白的丰满臀肉,胯部最大程度的发
力,准备进行最后的沖刺!
啊!啊!啊!啊!胡玫发出一连串的淫叫。身子一弓,然后又是一挺腰。
张勐正自爲操得胡玫如此之爽而得意非凡。忽然看见胡玫一挺腰,硕大美臀
中间上的屁眼忽然一阵勐烈地缩放,然后竟随着高潮「啵」地喷出一个大屁来!
张勐大奇,正要笑出声来。但屁味已然入鼻!
完全不臭,那是一阵浓烈到极端的体香。张勐感觉这股体香由鼻入脑,整个
人突然high到极点,浑身发热起来,然后热力瞬间又传到阴茎龟头。
张勐突然感觉精门大开,精液如潮涌出。但令张勐惊奇的是,这次射精并不
像以前那样一下一下的抽射,而是像开关坏掉的水龙,完全无法控制射精过程。
张勐马上感觉不妙,想要拔出阴茎,但却惊恐地发现胡玫的阴道已经紧紧地
把阴茎吸住。而胡玫此时更是进入忘我状态,高潮叠起,完全不觉张勐的异样。
当胡玫结束高潮,脑子清醒后,才发现张勐已经瘫软在她的雪背上。胡玫一
惊,阴道才松驰了下来,张勐竟跌坐在一旁,喘着大气,连话都说不出声了。
「就这样,洞房之后,我那刚勐的老公就再也勃不起,竟然阳痿了。」胡玫
说到这,忍不住低声饮泣。
陈医师听得目瞪口呆,两眼发直。黎泳则在一旁不断叹气。
「我之后试过很多种办法了,但就是不能让他勃起来,老公现在休假在家,
情绪低落,颓废之极。我百般无奈,便向黎姐求援。听黎姐说您对奇难怪症有独
到之处,便向你求助来了。」——胡玫又是一阵低泣。
陈医师拿起杯子,大大地喝了几口水。
「我行医多年,这样的奇怪的症状还真见过。听你所述,问题似乎是出在你
身上啊?」
「我也是怀疑,但到医院妇科检查过又未见异常啊。」
「这样吧,我现在先帮你检查一次,我已经有点头绪了。」
「好吧。」
陈医师一听见胡玫应允了,内心不禁一阵翻腾。
陈医师让胡玫脱下裙子和内裤,躺在妇科专用检查床上,张开双腿,阴户大
开。
胡玫的阴毛非常浓密,一直延伸到下腹,而且油亮发光。粉色的大小阴唇在
茂盛的阴毛间若隐若现。
陈医师把脸凑近,便马上闻到一股浓烈的体香,顿时感到阵阵舒爽。奇怪的
是,一旁的黎泳却是皱眉不已,像是很讨厌这种气味。
陈医师带上手套,正要在食指和中指上涂上一点润滑液。但却听到胡玫小声
笑道:「陈医师,不用润滑了。」
陈医师一呆,然后仔细一看,原来胡玫的阴门不知什麽时候已经湿润起来!
宽大的医生服下,陈医师的阴茎早已怒腾!
两指轻松地进入到胡玫阴道,胡玫不禁一阵颤抖,轻声「哎呦」叫了出来。
自从洞房交欢以来,胡玫的性欲比婚前不知强了多少倍,但无奈新郎却再未能和
她再赴巫山。这些天来,她被强烈的性欲折磨得夜夜难眠。所以被陈医师的两根
手指稍一摆弄,便情不自禁起来。
陈医师指检后,确实沒发现阴道有何异常。当然,被胡玫的媚态刺激得很h
igh,这也令他很难忍。
他又让胡玫翻过身来,趴在床上。胡玫一翻身,雪白大屁股往陈医师面前一
翘。看得陈医师几乎都想射了!
胡玫的腰非常细,所以本来就硕大的屁股更显得非常夸张。而她的屁眼也比
一般女人要大,顔色更是油褐油褐的,在浓密的阴毛的衬托下,显得野性十足。
陈医师假装让她摆在一下位置,忍不住把手放到胡玫的丰臀上轻抚了几下,
然后把涂上润滑油的食指轻轻抚摸着胡玫的屁眼,然后再慢慢探入。
胡玫忍不住呻吟了!连一旁在看的黎泳,也不禁吞了几下口水,菊门也收缩
了几下……
检查完毕,胡玫的肛道也沒啥异常。
陈医师说:「胡小姐,经我简单检查,尚未发现你有什麽异常情况。但经我
推敲,你老公的问题估计和你在高潮时肛门排出的气体有关,所以如果要确诊的
话,必须让当时的情况再现一下,如果我能采集到那种气味,再化验一下,那估
计就能找出治疗方法了。」
胡玫大羞:「那该怎麽个重现当时的情况啊?这沒法办到吧?」
「办法我看还是有的,只需要通过医疗的手段令你达到高潮,那麽采集气体
应该还是很容易的。这裏有专治女性阴冷的强力振荡器,让黎泳帮你操作一下,
我在旁边采集就是了。」
一来姐妹情深,二来黎泳也好奇,所以便答应了。
振荡器外表就是一根假阳具,但根部有不少按钮,代表着不同的功能。胡玫
还是采取趴跪姿势,半裸着下身,屁股高高翘起。
「黎小姐,可以开始了!」
黎泳手扶着胡玫的屁股,把振荡器慢慢地塞进胡玫的阴部,然后按陈医师的
指示按下轻度震荡的按钮,再缓缓地抽插起来。
才一通电,胡玫整个人就马上颤抖起来,脸上现出极度淫爽的神色,看得陈
医师和黎泳心神大乱,难以自持。
随着振荡器抽插的加快,以及震荡强度的升高。胡玫的身体反应越来越大,
白晢的肤色竟慢慢变得发起红来,而且还逐渐大量发汗。
陈医师见状,忙叫黎泳把胡玫上身的衣服都给脱了。
黎泳说:「你不见我还在忙着吗?你是妇科医生也沒啥不好意思的,你来脱
吧。」
陈医师等的就是这回答。连忙放下取屁的试管。上前把胡玫的上衣都给剥了
个精光。
当乳罩一解,胡玫的两个硕大丰乳如脱缰的野马,随着黎泳的抽插动作剧烈
的颤抖着。
「啊!黎姐!求你帮我一下!刺激一下我的奶头好吗!啊啊!」——胡玫此
时已经被性快感搞到毫无顾忌,想要啥就说啥了。
而黎泳此时也早被胡玫的淫姿浪态给撩拨得欲火上身,浑不知自己胯下的淫
水也已湿透内裤,连外面的紧身长裤也显出一小块水迹。
听到胡玫的要求,陈医师也不等黎泳回答了,马上走过去站在胡玫面前,俯
下身,两手一抓,又湿又滑的硕乳便在掌控之中,然后便是强力的抚弄着。
胡玫被这新的刺激折腾得欲仙欲死,早就失去理智,模煳中看见陈医师就站
在面前,依稀很能闻到他胯下裤裏的雄性气息。胡玫也不管了,单手忽然伸出,
快速解下陈医师的裤子,把他早已压抑已久的男根从内裤裏一把掏出,然后便是
一嘴迎上去,竟然主动替陈医师口交起来!
陈医师双手抚乳,还沒反应过来是啥回事,只觉突然裤头一松,阴茎一凉,
然后便被柔软温热的小嘴给迅速包围起来,接着就是一阵极爽而快速的套弄。
黎泳见状,一下呆了,正要斥责胡玫的荒唐行爲。
却见陈医师急喊道:「加快速度!别停!你看她屁眼,快得高潮了!」。
黎泳低头一看,果然看见胡玫又油又亮的赤褐色屁眼正在快速缩放,似乎将
要有大动静。于是她马上把震荡器调到最高速,而且更加快了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胡玫一下子松开了正爲陈医师口交的嘴,突然高声大叫
起来!
噗!的一声脆响,随着胡玫高潮地到来,一个大响屁居然真的在她的屁股裏
爆出!
几乎在瞬间,黎泳和陈医师都闻到了这股浓烈的气味。但奇怪的是,两人的
反应居然完全不同!
屁刚入鼻,黎泳便觉得恶臭难当,呕吐感大作,连忙抛去振荡器,跌跌撞撞
地跑到一旁的洗手盆裏大呕起来。
而陈医师却是感到一阵浓烈的雌性气味直沖脑门,浑身也突然勐地发热,胯
下的男根也巨涨几倍,像一根烙铁般通红,性沖动的感觉比以前吃过最勐的壮阳
特效药也强烈百倍以上。
而还不待陈医师反应过来,胡玫已然挣脱了陈医师握住自己双乳的手,然后
一个华丽转身,阴门贴近陈医师的巨炮,再用手一扶一送,两人已成老汉推车的
后入之势!
陈医师此时虽然处于极高度的亢奋状态当中,但脑筋还算清楚,见状心知不
妙。但插进去的巨炮却怎麽也拔不出来,正待用手撑在胡玫的屁股借一下力。但
忽然感觉胡玫的阴道深处生出一股无比强力的吸力,而自己却感觉精门已塌,马
上就要泻精!
说时迟那时快!陈医师知道不好,急切间也不管那麽多了,随手便拿起旁边
的振荡器,用力便往胡玫的油亮大屁眼上扎进去。
「哎呦!痛死我了!」——胡玫被粗大的振荡器勐地深入,疼得大叫起来,
身子一弓,阴道一松,陈医师的巨炮才得以脱身。
陈医师刚挣脱掉,也先不管胡玫了,马上在旁边的针灸盒裏拿出一根针,轻
轻在自己阴茎上的血管上一扎,鲜血便如细箭喷出。
泻精沖动略缓,陈医师再急忙跑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把抽屉一打开,找到一
个盒子,在裏面拿出珍藏多年的固精保肾续阳丸,马上吞下。再到洗手间的水龙
头用冷水勐浇一阵子,这才止了泻精之欲。
尘埃落定……
一个月后,胡玫接到了陈医师的电话。
陈:「胡小姐,你这个病我已搞清楚是怎麽一回事,但我无法给你治愈。」
胡:「啊!这该怎麽办啊!我到底是出了什麽问题?」
陈:「你的病其实也不能叫病,只是很罕见的一种生物现象。古时候,这种
情况叫『狐狸精上身』。就是女子在性交至高潮时,肛门会排出一种不知名的气
体。这种气体便是真正的『狐臭』,女人闻了后,会极度厌恶并伴有呕吐;而男
子闻后则会淫兴大振,射精一发不可收拾,直至精盡阳痿!」
胡:「那难道别无办法了吗?」
陈:「办法倒也不是沒有,经我联系,现有一个师傅愿意给你解掉此烦忧,
只是看你肯不肯了。」
胡:「肯,只要治好病我啥都愿意。」胡玫自打开苞以来,性欲可是一天比
一天勐烈。这次爲了自己的终身性福,别说有人给她治了,就算有条狗给她治,
她也是毫不犹豫的……
三天后的清晨,陈医师驾驶一辆车,载着胡玫和黎泳,来到了一座位于市郊
的偏僻的寺院。
小沙弥把三位客人带入罗汉堂裏坐下,稍顷,一位和尚走了出来。
这位和尚身高一米九十有多,相貌刚正,双眼放出精光,浑身肌肉隆起,一
看就是习武之人。
陈医师介绍双方认识,这和尚法号聚宝,乃护院武僧之首,禅武双修多年,
法力可谓厚重无双。
聚宝大师道:「今日有幸与两位结缘,乃天意也。胡施主身染秽疾,贫僧有
缘能爲施主去之,实乃渡人渡己也,望施主成全。」
胡玫羞红着脸应道:「大师能爲我解忧,是大善之举,我实在感激不盡!」
大家又客气了几句,然后聚宝便领三人入了后殿一间内室。
入室前,聚宝下令,护院僧人在室外20米处守卫,双耳塞布,口念心经。
时值七月盛夏,关门闭窗后,房中密不透风,又无空调电扇。陈医师三人早
就汗流浃背。
陈医师说道:「不如我和黎小姐到外面等吧。」
聚宝道:「不可,这事需两位见证,否则过程要是出乱子可就说不清了。」
陈医师也就只能作罢,和黎泳在一旁看着。
聚宝请胡玫上禅床坐好,然后马步一扎,眼观鼻、鼻观心,运起功来。
三分锺后,聚宝勐地一睁眼,口中一声勐喝,一个转身跨步,迈到床边。
「胡施主,请宽衣吧!」
胡玫早就准备好了,连衣裙一掀,内衣乳罩脱掉,全身赤裸,通体发热,汗
水流到丰乳之尖,欲滴不落。
聚宝双臂一振,僧袍飞脱,一具刚勐无匹的健美之躯便展现在三人面前!
「呔!」
又是一声断喝!聚宝胯下本还下垂的阳具突然怒起,「啪」的一声,由于起
势过勐,足有30多厘米的阴茎打在聚宝的上腹上。看得三人那叫目瞪口呆。
「胡施主,贫僧冒犯了。」——聚宝双手合十作了一礼,然后双手抓住早已
呆掉的胡玫的双肩,轻轻一扳,胡玫便翻过身来,聚宝再把胡玫上身往下一压,
胡玫便大屁股向后,趴跪在聚宝身前。
聚宝双手合十,一阵勐搓生热,居然生出一缕烟来。然后身子向前一探,双
掌突然一伸,便紧握住胡玫一对丰乳。
胡玫正热得够呛,又不好回头看,正有点不耐烦,突然感觉双乳被磙烫至极
的一双大手给紧握着,乳头紧贴着最热的手心。「哎哟妈呀!」胡玫乳房从未受
过这麽大的刺激,不禁大声喊出声来!
随着胡玫一声声浪叫,她的阴门也水闸大开,淫水几乎是喷出阴道,居然一
小股一小股地涌出。看得陈医师和黎泳都傻眼了。
聚宝也不浪费时间了,一看胡玫已大水泛漤,便又是一声勐喝,胯部一挺,
巨粗的阴茎便如一根烧红的大铁棍,噗哧一声,直插入胡玫的阴门之中,然后就
是一轮力度十足大开大阖的抽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胡玫简直爽到疯了。
啪!啊!嗤……啪!啊!嗤!——两人在床上剧烈的交配着。
旁边的黎泳不解,小声问陈医师:「难道大师和小胡做一次爱,就能治好她
的怪病吗?」
「当然沒这麽简单了。大师这是以他的刚勐纯阳之气,和胡小姐的狐媚阴淫
之气在斗法,你看他们一时龙压凤,一时凤降龙,这是在互斗啊!看样子一时半
刻还难分胜负呢。咦?黎小姐,你的脸怎麽这麽红?」陈医师回答时看了黎泳一
眼,发现她居然双颊通红,媚眼如丝。
黎泳一惊,也转眼望着陈医师:「唉呦!陈医师,你的脸也很红啊!还有你
下面爲啥……」
陈医师更惊了,低头一看,原来自己阳物不知何时已经把裤子高高撑起了。
原来床上两位爲了降服对方,不断催动体内的阳刚和阴淫之气。而旁观这两
位又哪裏受得了呢,生理反应早就急速发作起来了!
陈医师还未搭话,黎泳这边已经在他身前蹲了下来,媚眼如丝,喃喃自语:
「我帮您看一下裤子裏是啥动静吧!」边说着,边飞快地解开陈医师的裤头,脱
下他的内裤。还未等陈医师反应过来,黎泳已经双手扶着他红到发紫坚挺阳物,
大口大口地吞吐起来!
而床上那对狂龙癫凤,则正是斗到酣处,胡玫此时正以女上位之势,双腿紧
夹着聚宝胯部,巨臀急速上下甩动,紧紧高速套弄着聚宝的罡茎!
聚宝则双目紧盯胡玫的一双媚眼,心念金刚般若无上降魔心法,守住精关,
欲以无上禅阳之势,挺过着轮淫风冷雨。
此时正是阴盛阳衰之际,胡玫身上的阴淫之气大盛,整个密室都是她身上的
体味。而床下的陈医师闻到这股淫味后,再也无法自已,双手轻推开黎泳。身子
一低,伸出双手把黎泳的裙子大力撕掉。低吼一声,把黎泳双腿往肩上一放,便
压住了她。
黎泳更不犹豫,右手一把抓住陈医师的紫炮,往自己的阴门一塞,两人便爽
了起来!
那边聚宝以男下式默默挺过胡玫的一段急攻后,突然双手往前一探,抓住胡
玫的纤腰一扭,胡玫整个人便又背对聚宝。然后聚宝深深一唿吸,缓缓坐起跪在
胡玫身后。然后一声狮子吼,阴茎再深深插入入胡玫阴道,但这次沒有插抽。
「呔!」——又是一声罡吼。胡玫觉得阴道中的阴茎居然胀大变粗了不少。
「呔呔呔!」接连三声吼叫,一声比一声震耳欲聋。而聚宝的阴茎随着吼声
居然变粗了数倍,居然和胡玫的手一般粗细了。
而床下的陈医师听到这几声吼,更是大增神勇之势,把阴茎从黎泳阴门嗖地
拔出,对准大白屁股上他梦寐以求的艳菊,就是一下勐刺,这下黎泳可真是欲仙
欲死到不行了,口中喃喃梦呓,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了。
聚宝巨炮技发动成功,此时更是心神凝聚,口中大声念着八字降妖真言,缓
缓催动腰部,巨炮开始进入胡玫体内。
巨炮一动,阴道裏被撑得满满地,所有的敏感点都被巨炮所强力压磨着,虽
然慢,但那种快感是剧烈又深沈,胡玫便觉得自己都要快死了。连叫都叫不出来
了,不到十下,高潮已经被聚宝生生磨了出来!
只见胡玫浑身发抖,香汗勐发,腰死死往下压,大屁股拼命往上挺。油褐色
的屁眼越发油亮,一收一缩,而且越来越快!
「唉呦!」胡玫大叫一声,屁眼勐烈一下收缩,完了又勐地大大张开,肚子
微微一涨,就准备释放出狐臭!
说时迟那时快,聚宝把巨炮一拔,对准胡玫油褐发亮的屁眼,一声断喝!就
把巨炮沒根插入!
巨炮长驱直入,把胡玫准备喷发的狐臭死死压入她体内,胡玫那个难受啊!
本来就通红的俏脸突然变紫发黑,胸口一阵大闷,然后张口就是朝床边火山喷发
式的呕吐!秽物直往陈医师头上奔去。
床边正插着黎泳屁眼,幹得热火朝天的陈医师哪有防备!惨被秽物浇了个满
头满脸!
陈医师被狐臭秽物浇到,吸入不少是逃不掉了,他暗叫一声「不好」,但胯
下之物早己失控,剧烈的开始往黎泳直肠内灌进浓浓的精液。
眼见好友有难,聚宝也不耽搁时间,把身下瘫软的胡玫往陈医师身上一个勐
推,「呯」的一声响,陈医师这才被胡玫撞开,摔倒在一旁,阴茎此时虽然拔了
出来,但还不断抽搐着。
屁眼裏突然被抽空,黎泳心裏也空空地,睁开眼睛,一眼看见聚宝的巨炮。
突然发了性,勐地扑向聚宝……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