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逝去的愛



北京的四五月天春暖花開,是比較不錯的季節。空氣暖和並不酷熱,城市里的男人們仍然是西服長褲的時候,女人們卻都開始悄然的換上了夏裝,走在街上真是一處美不勝收的風景線。



她們在城市中穿梭,圍繞在她們四周的是過來過去公交大巴車。在你正在爲一位靓女的身材容貌啧啧感歎的時候,她卻一閃身上了大巴車,從你的雙眼中消失掉了。



其實坐公交大巴本來是件很枯燥無味的事情,但就是因爲天天都有靓女可以觀賞,倒也不覺得了辛勞了。有時你甚至可以大膽的湊上前去吃她們的豆腐,那真算是比較刺激的事情。不妨去試一試,挨打可別找我!



我作爲一個公交大巴的常客,確實見過不少的靓女,也有不少的奇遇。假如講的和你的經曆的或看過的差不多,絕非抄襲,純屬巧合!



那一次是在回去的路上。



天色已晚,下班的人們成群的擁擠在車站前,爲了能搶到一個座位,車還沒進站就已經開始推搡起來了。也難怪,汽車在路上一路不停的開,要開半個多小時。都是剛下班的人,誰不想有個座歇腳!



這時車站上人已越聚越多,足有三四百人之多。待一會,這些人會一個不剩的都上同一輛車,千真萬確信不信由你。在他們之中有兩個人在不住的掃視人群,一個在盯視著男人們的后褲兜,以及女人們肩上的皮包。



一看便知,準是是個扒手!



而另一個就是我,在不停的搜尋著靓女。我可不是一個色鬼,只是比較喜歡看美女而已,不過這一次卻作的卻比較出格。



我正在左顧右盼之際,忽然眼前一亮!一個身影出現在我的視線里(我眼中只有那個女的),是一對男女並肩走了過來。



雖說四月剛過,她卻已是一身夏天裝束。烏黑長發散在背后,上身穿一件淺色沒領的半截袖襯衣,襯衣短的遮不住肚臍,衣服下露出了纖細的腰肢。下面穿了一條白色的超短裙,順著兩條美腿望下去,腳上穿著一雙高跟皮鞋。



真是一個大美人!不論是俏臉還是胸部高聳的雙峰,不論是細腰豐臀還是修長的大腿。都是萬里挑一的人間極品(我的元神都出了殼,被她勾走了)……



忽然間我被推了一個趔趄,才從癡迷中清醒過來,原來汽車進站了。



我緊隨著她倆上車。上車不用你擠,后面的人自然的就把你推上去了!這是多年的經驗。



什麽時候人的想法轉變最快!你們知道嗎?告訴你吧,是擠大巴車的時候!



車下的人在想:千萬別關門,再使點勁擠上去。而一旦踏進車門,卻在想:別擠了!快點關上門開車。閑話而已!



當我上車后便緊隨著她后面,跟她一起的那個男的卻被人擠到了一邊,他費了很大勁才站到了她一邊,卻怎莫也再靠近不了。原來他倆中間還有個女孩,因爲個矮所以一開始沒看到。



車上的人越來越多,擠得幾乎喘不過來氣。從人頭縫隙中望出去,車下已經沒人了,剛才那三四百人都已經擠上車了。



我們站的是兩節車廂的中部,我們連推帶擁的擠到了車窗旁,這里的空氣好一點。我雙手支撐著欄杆站在她身后,本想她站在我前面能不挨擠。怎奈人太多,沒撐的多少時候便已無力氣,被人擠得只能緊貼著她了。



她也察覺到了,剛才還比較松快些,但一下子便被擠得動彈不得了。她回過頭來看了我一下。



「對不起,實在太擠了!」我歉意的向她道歉。



「沒關系!」她倒也還通情達理。



車開動了。由于路沒修完,車身不住的搖擺。我緊貼著她的身體,把臉輕埋在她的秀發中,貪婪的聞著它的發香,久久不肯離開。它的后背布滿著彈性緊貼在我的胸前,那種感覺妙的無法用語言表達。



不過最讓我發瘋的還是她的屁股,豐滿而又布滿彈性,擠貼在我的小腹下部。



隨著車身的搖擺,時松時緊、乎左乎右的摩擦撞擊著我的寶貝,讓人血脈沸脹。



果不其然,沒過多久我的寶貝就硬了起來。



「怎麽辦?被她發現可就糗大了!」我焦慮的想著。



爲了不讓她發現,我屁股使勁的向后擠,只有等它稍微軟了之后再說了。



該我倒黴!忽然間車子猛地顛簸了一下,所有人都隨著一晃。我的寶貝就直挺挺頂在了她的屁股上!我趕緊收腹縮臀。可還是被她發現了……她回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我臉紅的說不出話來。可她卻沖我一笑又回過頭去了,就象是什麽都沒發生一樣仍然和那個男的說話。



既然被發現了就別裝了,我索性就把寶貝頂在她的屁股上,上身仍緊貼著它的后背。



「嗵!嗵!嗵!嗵!」我的心跳聲我倆都能聽得見。趁著車搖擺的機會,我把來兩只撐著的胳膊放了下來。



放下的右手已有些麻木半天沒有知覺,左手還好點。我趁車晃的時候把左手放在了她的腰上。我感覺到她顫抖了一下,之后又馬上恢複了平常的樣子。我膽子大了起來,手指輕輕的在她的腰上撫摩。她的皮膚手感很好,細細的滑滑的,我全身心的撫摩著她。而她仍象沒發生任何的事情一樣時而看著窗外,時而與那男的說上幾句,而我一句也沒聽見。



由于那個矮個的女孩在她的右邊,我只好把右手老實的垂下放在她的腿邊,雖然手掌不能動,但動手指還是可以部被那個女孩發現的。我右手指尖輕輕的在她的大腿后側遊走,這招很靈,沒幾下她又開始顫抖了。可笑那個男的在那女孩后邊,這個中奧妙他什麽也看不見。



忽然我發現,發現她的屁股壓著我的寶貝摩擦,不是隨車子晃扭動,而是她自己在主動的扭動!這使我來了精神,撐起來的寶貝不停的向前頂她的屁股,左手從腰際向上探入到她的襯衣里。幸好我們在窗邊,沒有人能夠看到。



向上,向上,再向上!終于我的左手到達了她的乳峰下面。摸到的是一個面料不錯的乳罩,輕輕的把它褪了下來,由于沒有了限制,雙峰不停的跳動搖擺著。



哪里能讓它們自由,我的左手已迫不及待的把她左邊乳峰罩住,食指不停的撥動著峰端的乳頭,其他四指不停的揉捏著。



「呼!……呼!……呼!」她開始喘長氣,我貼著它的后背感覺到她的身體越來越熱,心髒也開始劇烈的跳動。



只可惜我的右手沒法用,不能一摸香乳,實在是可惜。



也許老天有眼,不知爲什麽旁邊那女孩轉了個身,臉沖著那個男的了。我太興奮了!連忙把手藏到她的短裙下,這回左手在上右手在下,互相配合如了我的心願。不過把她辛勞的夠嗆!上下同時被攻擊,動又不能動,聲又不能出。我約看她這樣我約興奮,手上更加了功夫。



右手在裙下摸了一陣她的小腹后,向下摸到了她的倆腿間的縫隙處,她的大腿開始不停的晃動,我知道她有了反映。右手從它的內褲邊緣伸了進去,罩在她的陰阜上,她的陰阜很高,陰毛不是很多,中指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就順利插進了她的小穴中,拇指不住的挑撥著她的陰核。沒有多久淫水就順著我的手指流了出來。



這時我用中指不斷的插進去抽出來,帶出了她更多的淫水。她沸騰了,幾乎要到達了瘋狂了的狀態。



我連忙用左手把她攬緊,在她的耳邊低語:「動靜小一點!」



她點了點頭。



「舒適嗎?」我親吻著她的秀發輕聲的問道。



「嗯……」她點了頭。



我手的動作開始加大,內褲卻成了阻礙,只得抽出右手把她的小褲衩從胯骨上往下褪。



正當我忙的不亦樂乎的時候,賣票的售票員費盡千心的擠了過來查票,真掃興!只能騰出右手出示月票。討厭!這麽擠她還能過來查票,真她媽不是人!是神仙。



趁著賣票的往回擠時的混亂,我把她推到了旁邊的死角里。我們和她那個男友的之間又又多隔了兩個人,他就更看不見了。



當我的右手再重新回到她的短裙下時,我吃驚的發現先前一直礙事的褲衩不知何時竟斷開來了,成了一個破圈套在她的腰上。肯定是她剛才趁人不注重時,自己動得手。我輕聞著她的耳朵,時而往耳頭眼里吹上幾口氣,癢的她不住的扭頭。



「你早就因該脫掉它!不過下面怎麽會斷開?」我仍低聲的調戲著她。



「太勒疼,我把它用修眉剪剪斷了,喜歡嗎?」



「當然了!不過剪了怪可惜的。」



「不要說了,趕緊插進去吧,里面好癢!」



我的手指又象先前那樣開始活動,因爲沒了礙事褲衩,手指抽插的更加自由。



后來我揪住褲衩的斷頭塞進她的陰道使勁摩擦,給她帶來了巨大的快感。



「舒適嗎?」我時常的問她。



「呼……呼……」她一邊點頭一邊大口的呼吸,爲了不被人知道,她不能發出任何太大的聲音。忍受著巨大挑逗的她只能用雙腿不停的搖擺來發泄瀑滿的欲望。她的雙手反背過來牢牢地抓住了我的衣裳,不停的扯動著……



「你爲什麽不摸摸我那個地方,我那好辛勞呦!」我指導她的用手去爲我的寶貝服務。



果然,剛才她的手還扭扭捏捏的不知放那好,主動上手又害羞。在聽到我的話后馬上展開了行動。她的玉手很準確的找到了我的褲鏈拉鎖,拉開后把我的寶貝握在左手中,不停的套動。而右手則探到下面不停的撫弄著我的兩個肉球。



「呼……你的手弄得我好爽!我好愛你!」我也在她手的撫弄下漸入佳境。



「我也被你弄的好爽!呼……使勁!不要停啊!」她回頭溫柔的看著我。



「我的寶貝已經脹的受不了,好想操你!你那里想不想要我操呀?」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詢問著。



「我的也早已經癢的不行了,別再逗我了!我的好人求你了,趕緊操我吧!」



她回過頭淫蕩的望著我,眼神中布滿了春情、期盼,等著我的回答。



「你轉過來,我從前面操你。」我終于可以大干一場了!



她聽話的轉過身來,雙臂從我的衣服里伸進去后緊緊的摟住我的后背,並且不停的撫摩。



我擡起了她的右腿用身體擠在車窗上讓它不能放下,之后把左手從她的裙子下伸進去按住了她的屁股,右手迫不及待的伸進了襯衣里,瘋狂的撫摩著她的雙乳,作爲剛才的補償。



當她擡起頭望著我時,我飛快的湊上去用嘴封住了她的雙唇。剛一接觸,她就主動的探出香舌讓我品咂,兩個舌頭相互纏繞著。她的舌頭清香潤滑,我不停的吸舔親咂,爽的讓我發瘋。



在下面,她之前已經用手牽引著我的寶貝頂在了她的洞口上。我深吸口氣,寶貝使勁往前一頂,左手按住她的屁股使勁壓。沒碰到任何阻擋,便盡根沒入插進了她的陰道里,然后開始瘋狂的操她。



她的陰道並不深,龜頭很快的頂進她的子宮里面。但是洞內比較狹窄,夾的我的寶貝不能輕松的進出洞穴。穴的四面有無數的褶皺,在和龜頭的摩擦中産生了無與倫比的快感。



「嗚!我的B好漲,你的雞巴真棒!又粗又長,一直頂到我的花心了。嗚!」



她整個身體已經在我把握之中,而她卻忘情的享受著被我干的快感。什麽九淺一深的,現在的場合不能講究,現在的情況只有使勁的抽插。一個目標:把她干死!



這是她請求我做的。



「嗚……好哥哥!我的被你干的好舒適!嗚……使勁干我!對……不要停!



嗚……嗚……使勁干我!我求你干死我!答應我!「她不停的享受著被我操弄的快感,那快感是從那已經淫水橫流陰道里傳出來的,通過神經傳遍了全身。



四周的一切已經不重要了,她不再還怕別人看她。因爲她現在是最舒適最爽的時候,她已經爽的升上了天堂。又因爲仍想繼續享受快感,而又回到了人間。



她幾次昏迷又幾次清醒,已經忘卻了所有的一切,清醒過來便在我耳邊請求「好哥哥,嗚……你快使勁的操我!最好操死我,把我的B操爛……嗚!」我也顧不得許多,使勁的抽插著,盡可能的要把每下都插到最深處。我感到龜頭頂到了她的子宮壁上,在每次撞擊子宮壁的時候她都有明顯的反映,這更加讓我興奮不已。

「嗚!頂到我的花心了,我好爽呀!……嗚!」她忘情的在我耳邊呻吟著,她的呻吟只有我能夠聽見,只有我能夠享受。



「不行了!我要丟了!快操我,我要成仙了!」我也猛地加緊沖鋒,奮力的抽插。在我一陣疾風暴雨之后,她達到了性高潮。我把寶貝深深的插進去頂在她的花心上停止了活動,龜頭上感覺到她一股股炙熱的陰精從花心處排出,把我的龜頭浸在里面。



在她毫無力氣反抗的時候,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攻勢。



「嗚!……」她已經沒了聲音,倒在我的肩頭昏了過去。我的左手也正好騰出來撫摩她的大腿和屁股,她的這雙美腿讓我愛的發狂。她的皮膚滑如凝脂而且非常有彈性,手在大腿上里里外外的忘情遊動,而下面也繼續的抽插著她的小穴,只是不象剛才那樣急促凶猛。



在慢慢的插了一會后,她又清醒過來,屁股也隨著我的抽插而前后的擺動著。



「寶貝兒,緩過勁了嗎?」我湊到她耳邊問她。



「嗯!好多了,你的雞巴真棒,剛才差點把我操死!」她撒嬌的在我耳邊又吹又咬。



「不是你讓我操死你的嗎?現在怎麽又埋怨起我來了!」



「嗯嗯!我沒埋怨你呀!那是我自願的不怨你。」



「這還差不多,唉!我想親親你的乳頭都不成,真遺憾!」



「我的B都讓你操了,你還遺憾?」



「兩碼事!」



這時她的屁股扭的動作越來越大。



「你又要干什麽?」



「我的B里又開始癢上了,你這樣輕輕的操一點也不解癢。我還要你象剛才的那樣使勁的操我好嗎?我求你了!」



「過一回該下車了,你不怕讓人看見?」



「我不怕,就要你使勁操我,再說你還沒射呢,你也不想就這樣結束吧?」



我確實如她所說的不想就這樣結束,我還沒操夠她,她這麽個尤物即使是操一千遍一萬遍我也不會厭煩的。



「好吧,那你就接招吧!」說完后抱緊她的腰肢,狠命的抽插起來!



「嗚……嗚……我好爽呀!……快點使勁操啊!」就這樣開始了新一輪的交戰,她淫蕩的呻吟聲又在我的耳邊響起。



在我又操了她一刻鍾后,她進入了第三次高潮,在她丟精的那一刻,我也達到了頂峰,把一股精液深深的射進她的子宮里。



我的寶貝射精之后沒有變軟,我仍然把它插在她的陰道里。倆人相擁在一起,喘息著。



「我吊怎麽樣?舒適嗎?」我又問她。



「還用說,當然了!告訴你吧,拿B讓你操,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事!」我被她的話感動了,不住的親吻著她的臉。



「我和其他上過你的男人比,水平如何?」我問她。



「你以爲我是什麽人?妓女?淫婦?你太不相信我了!」她剛才還是一臉的發騷淫蕩麽樣,忽然間嚴厲起來,怨恨的注視著我,然后兩行眼淚從眼角里流了出來。我知道說錯了話傷害了她,連忙抱住她的頭,去吻那流出來的眼淚。



「對不起!我錯怪你了,你別哭了!」



「知道嗎?你一哭我的心都疼了,求你了!」



「其實你是我第一個男人,我知道你不信,肯定想『第一次爲什麽沒碰到處女膜』是不是?」真被她猜中了我心里想的,好厲害的女人!



「我告訴你后你別笑話我!」



「我保證。」



「有一次自己一人在家看毛片,結果下面都濕透了,后來洗澡的時候忍不住就用淋浴噴頭手淫,不小心就弄出血了。」



「自己一人在家看毛片,可真有你的!」



「不自己一人難道我還拉一幫人一起看?」



「那倒不是,我是說你好色呦!拿噴頭弄的滋味如何?」



「用噴頭弄的當然比不上你的寶貝弄的爽了,不過用水沖里面感覺特舒適。」



我們上邊靜靜的說著說話,下邊輕輕的摩擦撞擊著身體。



「我是你干過的第幾個女人?」她忽然問我。



「你猜猜看?」



「看你把我操的挺爽的,經驗一定特豐富!不知道在我之前有多少女孩子幸運的享受過你的寶貝,我猜總有十來個吧!」



我擡頭親吻她的眼睛:「和你一樣,你是我干的第一個女人!經驗也是看毛片和看書學來的,理論加實踐嗎!我實踐的如何?」



「你真的也是第一次?我真有點懷疑,真要是第一次的話,那你實踐的真不錯,我給你打100分!」她說完后就熱情的把雙唇湊上來讓我吻她,我順勢把舌頭伸進她的嘴里讓她貪婪的吸允。



忽然,我湊到她耳邊:「我在毛片里看過有屁眼的,我們也試試好不好?」



她揚起臉笑著看我:「我也看見過,挺想嘗試一下,不過屁眼不干淨又沒有保險套。」



「不要緊的,你看這是是什麽?」我掏出一個避孕套給她看。



避孕套是幾天前哥們兒給的,一直放在兜里剛想起來!就是早想起來我操她也不會用的,我喜歡沒有隔閡的直接插進入她的體內。



她轉過身叉開雙腿背靠著我,用行動告訴我往下該做什麽。我套上保險套然后用手把住她的雙臀往兩邊扒,她也用手握住我的家夥引導到她的屁眼口。我小腹往前一頂,由于剛才在她的陰道里抽插,寶貝上粘了不少的淫水比較滑,所以沒怎麽費事就插進去了。



往下當然又是一陣狂插猛抽,同時我把中指和食指插進她的陰道里不停的攪動。操屁眼跟操陰道感覺差不多,只不過陰道越操越潤滑,屁眼卻比較干躁。



「嗚!……好爽,別停……嗚……我愛你!」



「跟你上車的那個男的是你什麽人?」



「嗚!……啊……他是我……嗯!……大學同學,在追求我……嗯!」



「你同意了啦?」



「還沒最后確定……嗯!……操深一點!……嗚!對就這樣。」



「不過他答應……使勁呀!……我假如跟他的話……可以帶我出國……嗯!」



「」你想出國?我不希望你出去!聽見了嗎?現在呢,怎麽打算的?「我忽然猛的插了幾下。



「啊!啊!啊!啊!就這樣!好爽!」她興奮的呻吟著,但始終不敢太大聲。



「還能怎麽樣,人家前后都讓你操了,已經是你的人了當然聽你的了!」



「這就對了!」我拔出插進她陰道的手指,然后開始不停的刺激她的陰核。



「喜歡我用手指獎賞你嗎?」她的陰水在我手指的攻勢下,開始象洪水一樣傾瀉下來,順著我的手指向下淌。



「我好喜歡你的獎賞!嗚!我又要丟了!快!再多操我幾下!……」



在我一陣疾風似的攻勢下,她再一次達到了高潮。我也感到自己快要射了,急忙拔出肉棒,把她搬轉過來,褪掉保險套然后再次插進她的陰道里,猛操十幾下后把精液射進她的子宮里,之后整理了一下衣服。



她雙臂摟著我的腰喘息著,兩人相擁不知過了多久她出聲了:「愛我嗎?」



「我愛你!」



「那帶我回家好嗎?」她一雙祈望的眼睛看著我。



「我也好想帶你走,可是不成!」



「爲什嗎?難道你不愛我?」



「我當然愛你!就是因爲愛你,我才不能自私的留下你。」



「我不懂!你在逗我玩吧?」



「我沒跟你說笑!」



……



「你聽我說,我沒有他有本事,不能讓你出國……」



「我聽你的不出國了!好嗎?別留下我!」



「不成!你怎嗎沒志向!出國你能有發展。要留下的話,我除了操爽你外,給不了你別的。」



「我不走!我不要別的,只希望讓你天天都操我!」



「你倒是說話呀!我求你了,我要你說『留下來!』」她的兩只眼睛看著我,我沒有再出聲。她眼眶里的淚水奪眶而出,我心碎了!



「汽車到站了,請要下車的各位乘客預備下車。」賣票的這時喊了起來。



她的男友這時從那邊費勁的擠了過來,我連忙推開她,她竟使勁的抱著我的腰不松手。我還是拉開了她的雙臂,把她推向那個男的。



「婷,該下車了!」原來她名字里有個「婷」字。



那個男的邊招呼她邊拉她,婷卻一聲不言語的一直看著我。



她被拉下了車,車門關上了,我后悔了!



我知道,我犯了有生以來最大的錯誤。



我后來一直在尋找著她,但是錯誤是不可彌補的。



我逝去了我的愛……



【完】